後山愛閱讀|彳亍躓頓七十年:恰似末代武士的一生|葉啟政

後山愛閱讀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這是一本很特別的書
明明作者沒有用多麼澎湃的方式撰寫或描述
但你卻能很深刻的感受到
葉啟政先生一生當中的波濤洶湧
還有台灣在這一甲子以來的風起雲湧

這本書很值得閱讀的三個理由與角度

1.透過葉啟政先生一生的回顧,讓你能用他人生的經歷
稍稍理解許多現在年過70的台灣人,在成長過程的台灣社會變化與衝擊
那些是年輕的我們可能從未理解與同理過的
2.葉啟政先生作為一個學者的風骨與求學的態度,是一種標竿
在哪個留美學人沒人願意回台灣的年代,他選擇回到台灣
在學閥結黨的趨勢中,他依然選擇成為孤鳥
在從台大退休後,更專注於讀書會與著述,持續的影響許多人
3.面對權勢者挺身而出的勇氣
野百合學運時,葉啟政先生是少數在現場支持與響應的教授之一
他們當時被驅離與抓上警備車
也無意間讓懲治叛亂條例及檢肅匪諜條例這兩個用來政治迫害的法令
在立法院順利地被廢除

缺乏同理的台灣社會

在台灣這塊土地成長至今三十多年
擁有投票權後經歷了四次的總統大選
台灣政治的紛紛擾擾與問題
我認為除了因為民主深化的時間不夠之外
缺乏同理也是一個很大的困境
不同身分的人,不同世代的人
缺乏理解因此無法同理
進而成為政治人物可以不斷操弄的政治資產
其實是台灣民主發展過程的一個歷史傷痕

書中葉啟政先生口述的這一段話
我認為至少在國中階段就應列入公民教育中讓學生們閱讀與討論
首先是理解
接續才有同理與攜手共好的可能性

“不管是所謂「外省人」或「本省人」,也不管男女老幼,更不管是主張統一或獨立
這是今天所有生活在台灣這個島嶼上之人的歷史共業
由於各自成長背景的差異,幾個世代以來,台灣人有著不同的國族認同情愫與政治立場
情形顯得特別悲哀的是,絕大部分的人是以無奈的心情來接受這樣的命運
並且經常是以理所當然的心態接受,也強化著自己逐漸被型塑、且已定型的政治意識
他們從來就不會、也不願意嘗試以「同理心」去感受有著不同成長經驗的「同胞」們的情愫
更是不願意以包容的心來與持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和平共處或溝通
最悲哀的是,他們一昧奉著特定的民族主義為正朔,
「義正辭嚴」地譴責著持不同政治主張者為「數典忘祖」,並且勢不兩立
說來,如此一般牽涉到心靈底處之認同情感所呈現之無以妥協的撕裂,
可說是這半世紀多來台灣社會最嚴重、也最棘手的問題”

學者的風範

為所當為,潛心鑽研學術,用心教育影響後進,不結黨不營私
這樣的學者風範好像是基本的期待
但現在台灣的學術界
很多的學閥無所不用其極的掌握各種資源
很多教授當認各種計畫審查委員卻接受賄絡私相授受
因此當看到書中葉啟政的學者歷程才知道哪樣的價值是多麼不容易
我也非常喜歡書中寫到他如何突破當時台大社會系的守舊勢力與窠臼
找出方式引進更多優秀學者的那一段
對於許多只抱怨而不動手解決問題的人來說
應該好好的去研讀與省思

書中提到他當時放棄美國優渥生活與工作機會回到台灣的片段
大家或許可以設身處地的思考
如果是你,你能做出這樣的決定嗎?
換為思考後,你就會了解他所做的這個決定是多麼了不起
那個內在的價值與使命感是非常巨大的

“一九六零、七零年代出國的台灣學生,大多數都打算在美國定居
連拿公費出國留學的人也千方百計想辦法留下來
所以民間才有「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說法
當時美國比較好找工作,生活水準不知比台灣高多少倍
許多留學生更因不滿蔣家主導下之國民黨政權的高壓獨裁統治以及對人權的迫害
或因擔心共產黨將「解放」台灣而想留下來定居
因此,我決定回台灣服務時,幾乎所有的朋友都勸我三思

然而,對一個準備從事社會理論思想工作的社會學家來說
我卻深刻體會到,一但缺乏生他育他之泥土的滋養………
其作品才會感動人,而感動人正是價值之所在
這種考量深刻地左右著我的生命觀
正是促使我必須回到台灣的最大動力
今天回想起來,我不但不後悔,甚至感到慶幸,慶幸自己當年做了明智的判斷”

用勇氣實踐理論

在所有的教育當中
我認為身教的效果絕對大於言教
父母是如此,師長更是如此
因此當這幾年我們看到一些教授成為官員後
所言所行都跟其教授的內容背道而馳
難免會覺得失望
葉啟政教授身為社會學的專家
在台灣還處在保守與一黨專政的年代
就開始透過文字及論述驗證其教授的理論
同時當他陪同野百合學運的學生靜坐
最後被抬上警備車
進而促成立法院廢除治叛亂條例及檢肅匪諜條例
可說是透過行動傳授了一堂最珍貴的社會運動學

末代武士的領悟

“無論如何,在這樣一個眾生喧嘩且譁眾取寵的時代裡
人們需要的是足以引起功利實用之功能興奮感的「表現」
縱然他是多麼的短暫「解放、淺薄、乃至荒誕
作為一個所謂從事思想工作的社會學者
我毋寧是跟不上時代,更是孤單而寂寞的
然而,我並不以為忤
因為我從小喜歡思考,立志做一個思想家
思考問題已變成我的生活方式
更是經營生命的一個方便門
也就因緣際會地以此作為個人的生命態度”

書中這段文字正是呼應了書名
與葉啟政先生自己一生從事與追求社會學問最佳的註解
做學問與堅持某些價值往往是孤獨的
說孤獨但卻也不孤獨
因為葉啟政先生透過他的教學與文字
影響了許多的學生
成為台灣在一九八零年代後政治上風起雲湧很重要的養分
就如同末代武士雖然逐漸凋零
但其武士精神卻持續影響及常駐在許多人心中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