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在成長|街區求生的幾種或幾百種方法|正興街,寫寫字工作室

未分類 後山在成長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參加寫寫字工作室舉辦的職人講座
能聽到正興幫從無到有的過程真是太過癮了
今天的學習擴張了我很多的眼界與想像
真的非常的過癮
今天聽到的一些內容摘要如下
有時間再來好好整理

今天上完課真的非常熱血
感謝耀威無私的分享
看到台灣還有像他這樣
為價值而不是為價格在努力的人
其實是非常感動也開心的

感謝王玉萍校長規劃的課程
真的太受用了
—————————————————
“好玩的事情形成一個力量
這股力量又帶來了價值”
正興幫幕後最重要的推手耀威
七年前原本只是要到正興街開店的
到台南賣衣服之前
他擔任過過主持人及數位內容相關的工作
但六位數的收入並無法滿足他
他想找更有變化更能跟人接觸的工作
選上正興街是因為有點破敗的環境中
住在哪裡的人感覺較有骨氣

當時他事先在在網路上賣衣服兩年才回台南
雖然因著正興街的復興
店裡從最少5-10人增加到最多單日500人
但這樣的發展不一定是幸福的

anything is possible
一次無意間的試吃泡菜變成社區聚餐
後來也邀請店家一起運動
每週一起運動時就不斷討論正興街可以怎麼改變
2012第一次的耶誕活動-耶誕革命
非假日來訪近千人驚動了台南的百貨公司
後來不再辦同樣的活動
因為覺得聖誕節不該只是商業而該有感恩的意念
2013喊出正興一條街概念 (共同創造價值的人)
產生串連最好的方法就是運用品牌
仿造瞞天過海的畫面發想拍出店家的照片
書法的一個字代表自己店家的精神
書法字電繡在衣服上獲得年度最佳設計的獎項
2013小屋唱遊正興街(一整天)
風和日麗唱片行合作(過去工作的人脈)
封街與服務交換
讓學校掛主協辦借來音響
大活動前三天躲起來預備新聞稿
2014大好青空巷弄尋物市集
一日快閃店名店都放在巷子裡
讓歌手都進到巷子裡無run down執行
最深處店家的營業額反而是外面的一倍

活動的解構
只開一次前置會議
一個人搞定所有企劃,開完會就執行並透過臉書溝通
幾個人確認價值後就執行下去
對內簡單的溝通核心概念與分工
餐桌上的鹿早-狡猾溝通法 (雙向激將法)
用關廟的鳳梨為主題創作(在旁邊煽風點火)
陶藝家加上甜點 一份1280 (百人排隊秒殺.台北大好青空)

泰成跟蜷尾家的合作(教做冰與協助水果平行輸入)
街區出遊讓溝通不是店跟店還包括店裡的長輩
辦出遊的店家也能看出他們的喜愛與特色
2015玩台南 把市公所跟飯店及旅行社都找來一起玩及溝通
2017玩新竹 跟春池玻璃合作 拜訪見域工作室
(貢丸湯雜誌,玻璃杯取代紙杯)
21個好地方聯合展出 黃穎華 art exhibition
街區聯合尾牙
(從來不請吃飯,吃飯就是桌椅擺出來,各店家各自出菜)
玩市集的方式用來在尾牙上激將法
每個人出200元拿來抽獎 抽獎過程又能認識每個人
搞清楚羈絆的關係
發現阿嬤的價值(86歲的外交櫃姐)
阿嬤成為社區營造的一份子 影響了兩三千萬房子的交易
想一件事情是要做5年10年是很短視的
應該想50-100年才會是紮實的

正興貓的主題 正興貓花布-獨家不外賣
正興貓電繡片(直接壓燙在布袋上就好)
吉祥物一顆頭2萬5
正興聞的起源與編輯 創刊以大好青空為主要內容
印刷費九元每本賣六十六元 (只有十頁印九百本)
第一本賺了快五萬
第二本開始內容六十頁
(每刷兩千多本成本二十一元通路十五元)
大好青空與正興聞都在挑戰通路是王這件事
網路通路來詢問反而開出高的門檻
封面的阿嬤也變成市政府代言廣告的主角
正興聞也趁勢推出日語版(五百本)
跟日本交流採取點對點的溝通
送給日本客人帶回去他認同的六到八個店家
讓一條街成為讓台灣能跟國際溝通的平台
正在嘗試北歐語系 用玩宿交換翻譯
跟無印良品合作的經驗與溝通-一個禮拜就進貨一百本
失敗者不想討好市場-反而是賣得最好的(三千本)
意外的促成心靈的交流(泰成水果店第四代的告白)
我經營一間店六十年
你用一張照片或一篇文章評論我是不公平的
將出版量訂在一千二到一千五
通路減少到二十個 不讓出版反客為主
每一刊都重組編輯小組
最新一期 地基主聯盟—回應房地產漲價這件事
房子原本是因為愛卻變成炒作的工具

跟里長的溝通的經驗(給他他要的 做我們想做的)
不是做事方法不同就要視為敵人
印刷裁切廠失誤-附上限量套卡危機處理
颱風天阿嬤家淹水
整理荒地後辦理荒地演唱會
(市長我們整理好了,市長真的來了)
舉辦各種荒地party 荒地市集
舉辦品牌形象廣告
整合與進擊-正興幫策展.正興幫組攤.
正興幫組樂團(雞母皮)
正興幫ㄟ心意邀請活動
(行銷企管顧問公司….書法紙箱主持創意 大佛普拉斯)
一丈青…在黑輪店看李崗的片子

反省與轉型
辦活動是0-1 是讓街區復興 帶來人潮 亮點 方向容易一致
應回歸到環境議題.交通與垃圾等等
交通打結過量的臨時違停
封街行動- 三角椎改成正興貓 正興貓圍成像是個樂園
封街活動三部曲
將公部門原本的活動規劃導向對社區有意義的內容
國華街也學習將三角椎改成帆布掛字
引導停車用”路賊王”活動詼諧導正
但改善有限 不如擴大封街
六日就封轉變到見紅就封
街上友善環境變好會產生更多消費的可能性
本週會有封街的文章在眼底城事刊登
對內倡議友善環境 對外持續推廣徒步

販夫走卒的非典型社區營造
Day2 Part1

很特別的經歷在64天安門的兩年後在北京念書
回台灣高中重念,高中念了五年
在北京的哪兩年因為家裡事業從輝煌到一無所有
經歷了很多事情也成為一種無形的眼界與判斷的資產

辦公椅滑行大賽
在2015年的年底
這活動是由京都的一個原本很落寞的都市在九年前發起的
發起人是個照相館的館長,想為街區做一些串聯
而且因這個館長的孩子以前在學校划辦公椅被懲罰
他希望帶著孩子從這樣的拘限中解放
所以舉辦了這活動
後來又開始想做海外賽
找了大阪辦事處詢問找到台南市政府
他們第一場海外賽想辦在台南
沒經費且市政府只是橋梁提供了一個翻譯在兩邊共同討論的群組中
但因為翻譯也會下班,所以正興街上哪位懂日文的裁縫又被抓進來了
溝通了半個多月還是搞不懂對方到底怎麼辦的
很多細節還是很難搞得很清楚
對方就提議邀請正興幫去日本參加比賽
日本給予十萬元的贊助(後來婉拒了)
正興街本來三人參加變成十三人啦啦隊
這是他們舉辦七年來第一次有國外人士參加
日本電視台還跑到台南採訪準備比賽的過程 XD
然後這個採訪專輯還在當地不斷重播
街區中有位父親很會寫毛筆字所以給了他們一面寫著Taiwan的旗子
到日本後就帶去跟在地的選手認識與聊天
還接送媒體聯訪及與市長拜會(完全沒預期到)
出發前才想到要準備禮物
所以準備了正興貓的打樣旗子
對方以接待國家代表的規格在接待正興幫
整個活動中看到參與及協助的人都是在社區中看到的店家.學校學生甚至是寺廟住持
很明顯感受到是整個社區的一件大事
去參加才發現了日本選手真的很認真在預備比賽
然後因為正興隊一直很慢(最後一名)所以大家都在為台灣代表加油
總共跑了69圈兩個小時完賽
(其實六圈時就三個人已經抽筋的抽筋.吐的吐,受傷的受傷)

3/26回國後就開始籌備4/26的比賽
市政府協助過程討論到要不要有經費支持?
一樣一次會議就搞定及分配工作
也將經費使用開誠布公
總經費30萬 市政府補助20萬 正興幫出資10萬
但因為這次有其他周邊單位的參與
後來就傳出這樣的訊息
“正興街很臭屁,一句話就拿到20萬”
沒去看到正興街之前的心路歷程
但也造成很大的壓力與曲解
他們沒看到我們將這個比賽
很正式的要引進台灣的哪個過程
也沒看到這個活動要產生的價值
而且場地不是辦在正興街而是海安路
因為希望透過這個活動跟其他地方產生整合
正興街各店家出了很多員工當志工來參與這項活動
所以當聽到那些負面的批評其實是相當受傷的
要怎麼排除這些問題呢?
因為沒排除活動繼續走一定會發生一些不好的狀況
所以就在籌備這活動的群組中寫了一封信
“正興幫拿錢了? 不以拿錢來做事”
並寫明將婉拒市政府的20萬
而以自己的方式來舉辦活動
釐清這些不必要的紛擾
哪到底要怎麼運作活動呢?
報名費收了十幾萬(每隊1200)
找了間飯店捐了五萬
其他不夠的就用正興聞的錢來補足
最後主辦的變成沒有任何立案的正興幫
市政府只負責接待外國選手與媒體
比賽選手300位 報名志工200位 正興街就有60位
因為市公所沒給錢
反而各局處都拼命問能提供甚麼幫忙
(遠超過哪20萬的資源)
整條街收集紙箱裁切然後畫了七百多張的號碼牌
還用口罩凸顯當時台南空氣不佳的問題 XD
KOPLUS是在鹿港的一間公司,主動說要擔任贊助商
日本沒提供椅子選手要自己預備
雖然沒海報沒DM也沒Logo
卻出了50張椅子及一些贈品
椅子還是專程為比賽設計的
員工也報名參加還提供了椅子維修區
奇美醫院設了醫療服務站及地方物理治療師提供按摩(日本沒有)
KOPLUS活動後邀請開了個視訊會議
因為他們說公司員工產生前所未有的士氣

活動辦完就發了個公告表示不再舉辦了
希望將想法跟理念傳達給其他城市
後來屏東九如承辦了這個活動
但沒有比照哪個原有規則
2017年底內湖也會舉辦,也引薦了日本單位跟他們聯絡
希望能維持這個活動最初的設定
花蓮某單位要辦個類似活動
拿了正興幫活動照片去當成他們活動的主視覺
後來就用正式道歉及捐錢給花蓮家扶中心來處理

經過封街與辦公椅滑行大賽後,內部產生了一些改變
在這個質變跟矛盾之前
寫了封信給內部的人
2017年是個豐盛的一年
要讓自己的質變及外在的動能
經過了這些活動外界給我們很高的肯定媒體也給我們很大的認同
還以一個街區的能量調動是政府資源完成一個國際的比賽
照理說要進入一個很黃金的時期
但也因為種種的成功
各種價值觀流到街區,各種主張開始產生
我們是不是辦活動要收錢,人家來我們街上辦活動是不是要收錢
我過去都主張無限創造無限
當定價以後其實就會讓自己定義成有限的
會不會兩三年後就沒落了
封街後穩定的人潮也讓某些店家開始安於現況與失去動能
但其實這應該只是開始而已
所以價值觀開始產生矛盾
因此有了很大的擔憂,各種提問也開始出現
所以後來又辦了兩場活動來確保價值的穩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