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愛閱讀|繼承者們-台塑接班十年秘辛|台塑.接班人.長庚

後山愛閱讀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你用什麼角度看台塑集團?

若要說台灣近五十年來最具代表性的企業
很多人腦海中浮現的答案
應該會是由王永慶所創辦的台塑集團

這個創立六十幾年的集團
在臺灣目前聘用的員工超過七萬人
每年的營業額超過一兆
也因此這個企業的經營一直是眾人觀注的焦點

在王永慶王永在過世後
遺產與經營權的紛爭從來沒有停止過
對於非台塑核心的人來說
其實很難瞭解茶壺裡的風暴
透過這本書可以讓我們稍稍能窺探
掌管這樣龐大企業體的家族內的不同盤算及心路歷程

對我來說
要去解讀台塑企業當然有很多面向
有人非常認同台塑在臺灣經濟發展過程的貢獻
有人關注的是台塑石化事業對於臺灣環境的影響
而我比較有興趣的則是台塑對於長庚醫療法人經營的思維
(特別是近日的長庚急診事件)
還有從台塑接班企業永續經營的議題

續承者們的內心話

「會不會希望自己的兒女進入台塑集團接棒?」
 王文淵搖搖頭說:「不想,因為接棒太累了.他們當一個快樂的大股東就好」

這是台塑繼承者的內心告白

書中序言最後一段的文字
我覺得是這本「繼承者們-台塑接班十年秘辛」中
最值得玩味與驗證的一段話
但台塑真的能順利的將經營權移轉到專業經理人手上嗎?

長庚醫院怎麼變成一個控股中心?

書中第一章就直接講明了
長庚醫院向來被視為台塑集團的「控股中心」
不僅名列台塑.南亞與台化這台塑四寶中三寶的第一大股東
手握四寶的股權市值更高達兩千多億
掌握長庚四寶龐大股權
因此誰掌握長庚醫院
對於台塑四寶董座的人選就會有關鍵性的影響

長庚醫療法人怎麼會變成台塑集團的控股中心呢?
醫改會其實有做過相關的研究
因為這些企業股票,每年獲配股利不菲
該股利在原關係人企業雖已被課徵17%營利事業所得稅
但在兩稅合一制度下,關係企業此項股利收入將不會再被課稅。

由於這些捐贈股票的股利不會再被課稅
質控制此財團法人之原捐贈者或其後人
亦不會被課徵最高 40% 之綜合所得稅累進稅率
未來百年之後,亦不會被課徵遺產稅。
(對控制者而言,財富擺在自然人或法人名義已無甚緊要!)

最初王永慶捐助成立了長庚醫院紀念他的父親王長庚
這些年來對於臺灣醫療的普及與醫療技術的提升
確實有非常重要的貢獻與意義

然而現在的長庚醫療法人
卻變成台塑集團用來控股與爭奪台塑董事席位的籌碼
之所以會變成如此詭異畸型的醫療法人怪象
正是因為醫療法當中
關於醫療法人董事會相關的規範非常不完備

醫療法人相關的制度缺少讓法人能回歸真正公共財的設計
讓原捐助成立的企業能透過萬年董事長與千年董事
完全掌控醫療法人的所有資產
同時對於醫療法人獲利後需回饋的規範也不夠明確
因此對於企業來說當然就變成一種集團控股與資產配置的工具

就如同書中寫到王永在曾經說過
「王長庚是我爸爸,怎麼可以董事長不姓王」
把捐助的醫院仍視為私有財的思維一覽無遺

當長庚醫院不是一個屬於台灣社會的醫療法人
而是台塑集團中一個控股單位的角色
長期下來在決策的思維上當然就會有所不同
在資源配置上的優先順序上
是以台塑集團的利益優先?
還是以照顧醫院員工提供弱勢者醫療服務優先?

在書中提到長庚醫院董事會2014的改選
讓王永慶與王永在家族開始有了些嫌隙
雖然2016年又回歸到兩家族共治董事會的默契
同時讓進入長庚體系三十餘年的王瑞慧接任董事長
然而在這過程中的描述也能看到
長庚董事會中的醫師代表其實某個程度上也只是橡皮圖章

而王永在家族與王永慶家族
對於台塑四寶與長庚董事位置的佈局與掌控的心思
恐怕也遠勝於對長庚醫院發展的用心
報導者一篇關於長庚事件的文章中
也提到王瑞慧打破過去長庚醫療與行政平衡的慣例
讓李石增獨攬所有權力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我認為也是這次長庚急診事件會爆發的一個主因

長庚與醫療財團法人的結怎麼解?

平心而論
其實王永慶王永在當初以捐贈方式
讓長庚醫療法人得到台塑四寶大量的股票
除了讓長庚醫院能擁有財務上充裕的收入(不至於只能侷限於賤保)
同時這些股票因為已屬於醫療法人的財產
所以也無法再變成個人的私財
對於台塑集團的所有權來說也是相對穩健
從經營的角度來說是個很有智慧的決定與做法

然而若要讓醫療法人回歸期真正的功能與定位
除了已經提出的醫療法修正案之外
我認為台大竹東醫院前院長王明鉅提出的兩個增修建議非常好

一、醫療財團法人可以持有上市公司股票。
但新購的公司股票不能超過發行股數的1%。
已經購入的公司股票,超過該公司發行股數1%以上部份,
僅能分得股利股息,不能行使投票權或推派代表人去擔任該公司的董監事。

二、董事之任期,每屆不得逾4年,得連選連任。但董事任期不得超過3屆。

這兩個條文雖然看似是對長庚量身打造
但其實也能避免因為成為財團控股中心
讓醫院無法專注在醫療本業的發展

長庚對台灣醫療發展的功過每個人都有不同觀點
但這些年來他確實孕育出非常多優秀的醫療人員
同時也發展了很多獨步全球的醫療技術

期待長庚醫療法人能回歸創立的初衷
更主動地提出醫療法人落實社會公義的模式
相信對於整個台灣社會來說
都會豎立非常好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