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在門諾|我們值得更好的城市|門諾藝文.城市的遠見系列講座

我在門諾 後山在門諾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門諾藝文2017年城市的遠見系列第二場的講座
我們邀請了邱秉瑜來擔任講者
主題是:我們值得更好的城市

當我第一次看到邱秉瑜先生的專欄文章
進而找到他去年出版的”我們值得更好的城市”
在書中他以下列四個面向援引歐美日等國家城市的經驗與做法
讓我看到台灣長期以來都市問題得到解答的一到曙光

邱秉瑜先生過去原本是就讀台大國企系
但他覺得那不是他真正有興趣的領域
後來透過兩次到中國與歐洲交換學生的機會
他造訪了許多的城市
也為著這些城市中不同的規劃與設計著迷
所以後來就到倫敦大學攻讀城市規劃的專業
回國後也開始從事相關專業的工作

後來聯合報鳴人堂邀請他撰寫專欄
專欄前20篇的文章就收錄在”我們值得更好的城市”一書
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關於城市規劃與空間設計的議題

以下為這場演講的內容摘錄

花蓮是不是一個城市
花蓮當然是
甚至花蓮市應該要更擴大將吉安新城與壽豐都視為花蓮都會區的概念
其實就我所知道,確實有很多在花蓮上班的人
是每天從吉安.新城與壽豐開車往返的
因次在思考花蓮城市規劃議題時
確實應該要擴大思考的範圍

住在花蓮的人因著得天獨厚的自然美景
加上較為緩慢與合理的生活步調
相較於西部來說幸福感是比較高的
但是很多台灣各城市所面臨的問題花蓮其實也慢慢在浮現當中

針對這四個問題
邱秉瑜分別提出了三個案例做分享

減少私人運具

首先在私人運具太多
減少私人運具的部分
關鍵在於培養無車族群與發展軌道運輸
邱秉瑜提到
其實最近炒的正夯的前瞻計畫中關於軌道建設的部分
雖然有一些細節須修正
但他還是很支持軌道建設的
因為軌道建設有很多無法取代的優勢與功能

第一個案例他提到了共享汽車的模式
這在歐洲好幾個國家都已經發展的蠻成熟的
台灣目前和運租車也已經逐步在推廣中
共享汽車的關鍵在於停車位及政策上的鼓勵
雖然歐洲很多是私人部門推動
但若在停車位上沒有公部門的協助與支持
其實是很難成功的

第二個案例則是關於倫敦的道路設計
倫敦在道路的規劃上這幾年有很多創舉
有興趣了解更多的朋友可以參考
倫敦設計指導原則及倫敦展覽路這兩篇文章
不過邱秉瑜談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就是過去台灣在道路設計上總是要又大又直
然而在歐洲很多地方
卻是將道路設計的彎彎曲曲幾乎就是開不快的
其實用意就是要降低車速
甚至像在美國某些城市
更會讓道路設計的對車輛來說很不友善
因為目的就是要減少車輛的使用

同時也讓我想起書中提到荷蘭城市的規劃
想到花蓮市區那個被蓋上的河川
對比之下真的很讓人覺得可惜與難過

第三個案例則是分享了倫敦的軌道建設
重點在於整體性的規劃而不是單一軌道來解決運輸問題
這也讓我想到若是居住在新城.吉安與壽豐的人
未來在妥善規劃的公共運輸模式中
不再開車進花蓮市
或許就能大幅改善花蓮市區交通的瓶頸與困境

步行環境欠佳

第二個主題是步行環境欠佳
強化步行環境的做法在於限制車輛行為與擴展步行空間

第一個案例提到倫敦對於車輛未優先禮讓行人的罰則
這個在台灣幾乎四處可見的狀況
在那邊要付出的代價是將近五千元台幣
而且罰款的設計很有趣
24小時之內繳費可以打七折
但若超過繳費期限的罰金會呈倍數成長
這當然是要讓違規的駕駛能盡快繳罰款
讓哪個被罰款的痛更即時(笑)
所以在歐洲可以看到行人在街上是像有特權一樣的自在行走
(不過在某些新的共用道路設計行人與車輛的路權就都一樣)

第二個案例是美國波特蘭步行區改造計畫
其中在決定要優先改善那些區域的選擇上非常有意思
他們透過數據與GIS系統
從七千多個交通運輸點當中挑出六十個
再從這六十個當中
針對一些評估原則
像是周邊是否有較多弱勢或年長族群等
(因為他們對大眾運輸的需求更大)
最後篩選出十個地點坐整體的步行環境改善
讓這區域的人能從家裡出來就有良好的步行環境可以抵達公共運輸系統的地點

第三個案例是丹麥首都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在1960年代就做了一個非常大膽的嘗試
他們將市區一個非常熱鬧的商業區街道(斯托勒)
(大概就像花蓮中正路中華路金三角的概念)
透過原本每年就會有兩天封街辦聖誕活動的機會
突然的將這條街持續的封閉變成第一個行人徒步區

一開始當然有排山倒海的反對
但是很快地就發現
人們大量湧進這個徒步區來聚集
甚至推著嬰兒車來此的媽媽增加了400%
原本最反對的商家慢慢就停止反對的聲浪
後來哥本哈根就用這樣的方式慢慢的建置更多的徒步區

在寒冷的北歐都能推動徒步區了
其實氣候確實不應該會成為徒步區推動的一個限制

生活品質不良

第三個主題是關於生活品質不良
提升生活品質的方式包括改善居住條件及打造休閒環境

第一個案例提到日本對於機車的管控
因為都市中其實噪音最大的來源
很多就是來自於道路上的各式車輛
在日本不管是輕型或重型機車的購入成本其實都很高
而相較於購買其實考取駕照的成本更高
一次駕訓要4天且學費並不便宜
然後考照費用也很昂貴
更驚人的是平均要考17次才會通過
有興趣了解更多日本機車考照細節的可以參考這篇

台灣機車的考照基本上是形式用的
幾乎沒甚麼難度可言
但很多人騎乘機車的方式卻讓人不敢恭維
或許從機車駕照的考照源頭就做更嚴謹的控管是未來台灣該思考的方向

另外像達美樂外送的機車都改用電動機車的政策
也獲的市民很多的好評

第二個案例提到的是新加坡四處可見的熟食中心
新加坡政府也知道大量人口湧入都市後
會有廉價且較簡單的食物需求
為了公共衛生及提升餐飲的品質要求
所以在各地成立這樣的熟食中心

進駐的攤位會在食物衛生等方面有較高的要求
但除了不用被風吹日曬颳風雨淋
用餐的客人也有比較好的用餐體驗
中午時也能看到很多上班族會到此用餐
因此這不僅只滿足觀光客的喜好
其實也是能符合當地民生需求的一種模式

第三個案例是德國魯爾區廢棄礦場
這個礦場的再造
除了成為世界知名的文化遺產及觀光景點
也提供給當地社區與大學非常多元的場域及休閒空間

提升市民認同

第四個主題是關於市民認同低落
要厚植市民認同他提出的兩個方向是文化觀光精煉與治理模式創新

第一個案例是日本京都的花灯路
京都雖然一直都是觀光勝地
但是過去夜間的京都
其實很缺乏可以讓觀光客遊覽的場域

為了提升觀光客造訪京都的意願
京都將原本夜間沒開放的廟宇
透過花灯路的規劃及廟宇夜間開放場域
營造出非常迷人的夜間遊覽氛圍
同時透過日本紙傘.藝妓.廟宇中茶道.禪坐等活動
讓外籍觀光客對這樣充滿文化特色的夜間活動非常嚮往

關於花灯路的更多訊息可參考他們的官方網站


這也讓我想到花蓮市區有一個我個人非常喜歡的夜間造景
這個具藝術性且有文化內涵的創作
讓我有時晚上都會專程的路過來欣賞
若花蓮能在市區有超過十個這樣的公共藝術造景
搭配將軍府與松園別館夜間造景及周邊街道的延伸設計
然後以每年一次一周的方式舉辦花蓮專屬的夜間特典
我想一定能成為花蓮觀光的一大亮點

第二個案例是位在日本長濱市的黑壁公司
1987年時一棟有悠久歷史的建築原本要被拍賣
但在地方有志之士的努力下
長濱市政府與八個民間企業共同出資成立了黑壁公司
將這棟建築買下保存並予以活化
後來經過他們到歐美各國研究後決定導入玻璃工藝
讓這棟建築化身為黑壁玻璃館
之後還陸續將周邊三十幾棟歷史建築持續購入並活化
加上周邊街道與徒步區的建置
讓這個原本已經逐漸沒落的城鎮成為每年兩百萬觀光客造訪的觀光熱點
同時這裡也成為日本甚至世界各國做社區營造的人朝聖必到之處

目前花蓮的溝仔尾也有一群有心人
想為這個富有歷史與文化意涵的街區保留更多珍貴的元素
可惜縣政府的計畫並沒有這樣的構想
如果公私部門能夠齊心
其實黑壁公司的模式很值得花蓮來借鏡

第三個案例談到的是城市的治理需要更有遠見及更有創意
邱秉瑜分享的是關於倫敦的倫敦計畫
2011年倫敦市長提出35年後也就是2036倫敦的願景
並以此願景訂定六大目標及一百多項的政策
當中更明確的定下24個可量化評估的KPI
這樣三百多頁的倫敦計畫除了包括了一千多位市民的訪談
另外還有三個月的公眾諮詢
經過四次修改後才定案
這個計畫也成為倫敦持續發展最重要的一個依據

相較於台灣因為選舉導致很多城市的規畫都缺乏長期性的遠見
倫敦計畫非常值得我們來思考與學習

演講的最後
邱秉瑜引用揚·蓋爾這位丹麥建築師的一段話
這位致力於通過重新設計都市空間來提升人們生活品質的建築師說
"世界上每個地方,各有不同的文化與氣候,但是,人,則是全世界都一樣的,
只要給他好的公共空間,他們便會喜歡在那裡聚集"
長期以來很多人總會說台灣不可能像國外一樣擁有好的空間與環境
但其實我一直深信,只要透過更好的規劃與設計
當有了好的公共空間,人們就會聚集,城市就會因此擁有不同的樣貌

演講最後這張投影片也是我非常有感觸的一句話
很多時候我們抱怨台灣很多人缺乏公德心
但往往是因為不良的制度與環境的設計引導人們做出錯誤或不當的行為
空間的改造將能導致人的改造
你相信嗎? 我非常認同也非常相信

這一場精彩至極演講與分享
在下著雨的週五晚間依然有超過七十位花蓮的朋友共同來參與
除了醫院的總監.副院長.家醫科主任及許多的同工
還有許多關心花蓮關注花蓮城市發展的朋友
也看到兩位關注公共議題的記者在現場聆聽
另外蕭美琴立委團隊中好幾位成員也都非常專注的記錄著

當然最讓我感動的是花蓮市長魏嘉賢
帶領花蓮市公所許多主管與團隊同仁一起全程的參與
我由衷地相信這是一個非常有紀念性的一個畫面
這些管理與掌管花蓮城市規劃的公務人員
當未來在做各樣的規劃時
若能成這一晚的演講中有所啟發及學習
並給予花蓮更多元更美好的規劃與願景
那怕是一點一滴的改變與累積
都將會讓這城市慢慢變得更適合居住
我們值得更好的城市
但前提是,我們也要為這個城市做些甚麼
期待更多花蓮的朋友
一起投入對於各項公共議題的關注與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