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在門諾:好好活著 好好死去

後山在門諾

2016-11-02-15-51-08

不像病房的病房

昨天是半寓咖啡來門諾安寧病房第三次的活動
昊恩的歌聲加上咖啡香
你怎麼也不會覺得這裡是個病房
或許安寧的患者需要的也不是病房
所以在國外才會有安寧院的設置

最後一塊蛋糕

在活動中一位物理治療師剛好陪同病人回到病房
她問我,是否還記得上次半寓咖啡來時
她有拿一塊蛋糕到病房給一個安寧的患者
我點點頭表示記得
因為在上一次10/19半寓咖啡的活動
很多病人是直接到交誼廳來喝咖啡吃蛋糕
所以我有特別留意到她拿著蛋糕到病房去
她見我還記得
就拿出手機給我看她自己手繪的一個人像
是個很帥氣的小男生
接著她說
“他21歲,已經過世了……
我很高興他在10/19那一天有吃到生命裡最後一塊蛋糕”
我沉默不語
帶著她去跟半寓咖啡的夥伴分享這件事

我們真的能做些什麼嗎?

對安寧的病人
我們真的能做些什麼嗎?
我們做的真的有幫助嗎?
我很喜歡昊恩在昨天分享的
他說過去當他對安寧的患者演唱時
他從這些患者與陪伴家屬的神情中知道
至少在在他演唱的那3.4分鐘時
他們的靈魂是自由的

生命無法預測
但至少我們該好好活著 好好死去

人能夠掌控的東西很多
但生命偏偏卻不在這其中
如果生命的長度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
至少
我們還能決定生命要如何揮灑
如何精彩沒有遺憾
每一天都我們該為所愛的與在乎的奮不顧身的努力
因為懂得付出的生命就不會虛渡
其實很多人都做到了
但面對生命的終結
卻彷彿更是困難
所以不去面對不去預備
歹活卻無法死去的劇情每天都會在醫院中上演
分配不清的財產
孝順兩字像詛咒一樣成了許多人臨終的惡夢
可不可以
讓我們更優雅的面對生命的盡頭
喝一杯咖啡
吃一塊抹茶蛋糕
聽一首歌謠
然後就沉睡在最美好的記憶裡不再醒來

有尊嚴的不孤單的死去

從花蓮現在家庭的組成與人口年齡的分布
幾乎可以預測到未來會有越來越多人
是孤伶伶地要面對死亡
如果我們真的能做些什麼
是否至少能夠讓每一個人
在面對死亡時
還能保有生命最基本的尊嚴
臨終感到恐懼時
身邊是有人可以陪伴的
有心願未了時
有人能幫忙讓遺憾消失
在生命最後的一個月中
是否能像新生兒備受呵護一般
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

一個夢想

門諾的安寧團隊很棒
醫護人員社工心理師關懷師組成超強大的團隊
為病人提供我覺得是東部最棒的安寧服務
然而在醫院的病床做安寧的服務其實限制是很多的
在健保的系統下安寧服務的能量也是有限的
如果可以
期待有一天
能透過募款籌建及營運一間安寧院
一個能夠讓人愉快的渡過生命最末期的地方
有大廚為你煮任何你說得出的菜色
有魔術師為你圓心中未盡的夢想
有各種信仰的關懷與告解
讓你為自己的生命找到另一個答案與方向
這樣的安寧院優先提供給經濟弱勢與孤單的臨終者
為台灣的安寧照護建立一個不同的可能
讓生命的價值可以被重新的思考與定義
這個夢
我不會只當成是夢
我希望能盡我的能力
讓這個夢想早日的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