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觀點:一位路上的語言治療師

後山在門諾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1937083_10205480214312612_506247817970272282_n

海上的緣份

今年參加了2016年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海上解說員培訓
認識了很多很棒的朋友,其中一位就是乃悅
跟她聊過才知道她是一位語言治療師
多年來在花東甚至是離島提供語言治療的服務
門諾近年來也將早療的服務拓展到社區與部落去
因此我就邀請乃悅來門諾復健科分享她這十多年來工作的心路歷程

2016-07-20 08.27.32

花東縱谷唯一的語言治療師

乃悅在民國八十幾年時就放棄榮總公職的工作
因著心中一直有下鄉服務的夢想來到了花蓮
當時即便在花蓮市區語言治療師的人數也少的可憐
而離開花蓮市往南一路到台東幾百公里距離的各鄉鎮中
完全沒有語言治療師能提供服務
更別提外島的綠島與蘭嶼了
所以乃悅就毅然選擇了要成為一位巡迴的語言治療師
每天奔馳在花東或離島間
為需要語言治療的發展遲緩孩子們提供幫助

2016-07-20 08.14.54

整個大自然都是診療室

巡迴在社區與部落提供語言治療的服務
跟在醫院裡提供專業服務當然是截然不同的經驗
有時候是在海邊或戶外找到了個案
就地取材的就展開治療與復健
乃悅分享這些很特殊的經驗看似輕鬆
但其實這過程中是有很多困難與挑戰要去克服的
2016-07-20 08.22.18

專業面對不同族群更要學習謙卑

乃悅在30分鐘的分享中
關於”我不明白你的理解”這部份是我覺得非常重要的一個觀念
她舉了她到部落與離島的經驗分享
職能治療師都會運用很多圖片來做識別或鑑定用
像她曾在部落中拿出葡萄的照片
但很多小朋友並不認識葡萄
可是當休息時間她發現很多小朋友爬在麵包果樹上
她問了這些小朋友
他們卻都知道那叫做巴基魯
而如果拿著巴基魯果實的照片去給台北的孩子看
其實是沒有一個人答得出來的
但是很多時候專業訓練的職能或語言治療師
其生活經驗或訓練的場域都是都市中的思維
如果不能細心的觀察不同環境孩子的生活經驗
就很可能在評估與治療上低估了孩子的發展程度
乃悅也提到很有趣的例子就是斑馬
她原本想說孩子們就算沒看過斑馬應該也看過斑馬線吧
但是蘭嶼島上確實是連條斑馬線都沒有阿!!
所以當你要運用斑馬的圖片跟蘭嶼的孩子做認知的互動時
恐怕就不見得是那麼合宜的

2016-07-20 08.17.23

專業與同理是可以並存的

10年前我有機會執行一項社區藥事服務的計畫
當時我們深入部落做居家用藥的訪視與指導
每一次下去都是一個禮拜
參與計畫的藥師在親自參與後才深刻的感受到
原來那麼多部落中的長輩
因為不識字.或是記憶力衰退
加上家裡只剩他一人或是也同樣年邁的另一半
所以常常在用藥上都面臨很大的困難
吃錯藥的狀況非常普遍
後來這些藥師回到醫院後
當她們在藥局領藥的第一線櫃台碰到較年長的病人領藥時
她們都會想到社區的經驗
並給予更多的提醒與指導
乃悅將多年在花東與離島所看到的狀況與實務的經驗做的分享
其實也給門諾的團隊很好的提醒
在花蓮除了多元族群的特色
近年也增加了許多新移民女性
不同社區部落成長的孩子
可能都因著環境的差異而有所不同
當在做兒童發展評估或是持續性的復健時
都應該要做更個別化的考量
才能讓專業發揮的更好
而這種瞭解與尊重多元文化的學習
其實不是透過什麼學分或課程就可以做到的
最好的方式就是參與在社區巡迴的服務中
實際進到社區部落個案的家中
自然就能獲得最深刻的感受
我想這也是門諾發展社區早療服務模式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與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