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愛耶穌 : 基督教醫院跟一般醫院有什麼不同?

後山愛耶穌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有一些問題其實你放在心裡面很久了
但你並不太想真的去面對
就像是工作清單中永遠被放在最後一項的那個項目一般
因此今天突然要去回答這個問題時
很多隱藏在心中許久的問號與反思就一瞬間全部都跑出來了
這個問題就是

基督教醫院跟一般醫院有什麼不同?

基督教醫院的發展歷史

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要先回顧基督教醫院的歷史
台灣基督教醫院的歷史其實就等同外籍傳教士在台灣做基督信仰宣教的歷史
因為當初來到台灣的宣教士很多都同時具備醫師與護理的專業
他們並不是來到台灣後就開始做宣教
而是透過他們的醫療專業為貧病者服事
在服事的過程讓許多偏鄉與部落的台灣人民接觸到基督教的信仰與上帝無私的愛
隨著病人的需要日增 這些宣教士才在各地建置了醫院
台灣最南端的恆春基督教醫院與屏東基督教醫院
位在南投的埔里基督教醫院 花東的門諾醫院與台東基督教醫院
歷史悠久的馬偕醫院.彰化基督教醫院及嘉義基督教醫院
其實都是循著這樣的軌跡建立起來的
在哪個階段基督教醫院跟一般醫院的不同顯而易見
因為這些基督教醫院所在的位置往往是醫療較匱乏的區域
像門諾更是以偏遠部落巡迴醫療起家的
所以能夠讓那些地區的民眾獲得醫療就成為基督教醫院在當時很重要的價值

健保制度下的基督教醫院

從台灣開始有健保後
台灣各醫院開始逐年大幅的提升了醫療服務量
大部分的基督教醫院過去都有非常好的婦兒科
同時因著過去宣教士的努力與付出
醫院也都深受各地民眾的信任
另外很多基督教醫院都持續有進行募款的工作
因此雖然健保開辦後倒了好幾百家中小型醫院
但基督教醫院幾乎都還能營運的非常好
甚至像是馬偕.彰基都發展成醫學中心甚至是超大型醫療組織的規模
然而當過去以義診方式進行的山地巡迴醫療
都納入了健保的給付後
基督教醫院跟一般的醫院在實質上還有甚麼不同嗎?

基督教醫院與一般醫院的不同 – 形式上的

在基督教醫院往往可以看到耶穌像或十字架等基督教相關的擺飾
醫院中也能看到許多的聖經經文分享或相關的福音單張
基督教醫院都設有院牧室
聘有一般醫院不會有的牧師與傳道
醫院每週都會有禮拜與禱告會但原則上都不會強迫員工參加
院牧室會定期在醫院裡進行詩歌與信息的分享
也會帶領福音志工到病房或手術室為病人禱告及祝福
在很多的基督教醫院中
基督徒的比例都會比較高
在醫院重要的年度活動中
主管的退休會與年底的聖誕晚會是醫院最重要的活動
基督教醫院建立的願景與宗旨也往往會與聖經的教導有關
像門諾的宗旨就是醫療傳道 使命就是為主服務
這也跟一般醫院會有比較明顯的不同

基督教醫院與一般醫院的不同 – 難以言喻的

基督教醫院在很多的決策上其實往往是充滿掙扎的
基督教醫院通常是不進行墮胎手術的
基督教醫院在推動醫美時其實是綁手綁腳的
自費的醫療項目的導入也往往會考慮再三
這當然是源自於基督教醫院核心價值的差異
過去醫院的建立原本就非為牟利
但是隨著健保制度的不斷惡化
為了營運的考量
各種有助於營運的服務或改變都不斷的在進行中
基督教醫院往往對於員工有更多的寬容與空間
但這也往往容易成為管理上的盲點與困境
在基督教醫院中的基督徒員工大部分都努力地奉行上帝的形象
在工作上全力以赴並且在職場上愛自己的同事
但也難免有些說的一嘴好信仰的基督徒員工
在工作上不盡心對服務的同仁或病人沒有愛但卻總天把上帝掛在嘴邊
帶來非常負面的基督徒形象
這往往也會是基督教醫院中最微妙的X因子

我以為基督教醫院該與一般醫院不同的

我認為
基督教醫院應該要比一般醫院都更重視自己的管理能力
因為唯有成為資源的好管家才能讓醫療傳道更有機會被實踐
透過更好的管理
才會有更好的營運能力讓基督教醫院做兩件很重要的事
1.為弱勢者提供所需的各樣照護
2.照顧好自己的員工,打造高標的醫療職場

為弱勢者提供所需的各樣照護

雖然現在大部分醫療項目都已納入健保
但像是居家的早療.病患出院後到須進入長照間的過渡期照護.更完整的安寧照顧等
這些都是目前健保所沒給付或給付幾乎沒有誘因的項目
但需要這些幫助的人很多都是最弱勢的
又或是從信仰角度來看是生命被救贖的最後機會
這些都是基督教醫院該做得更多更好的事工
另外很多到醫院接受醫療照護的病人
其實需要更多的是社福相關的資源協助
這些病人在離開醫院時
應該要能從基督教醫院得到最好的協助
讓他不至於因為缺乏幫助陷入生病的循環

照顧好自己的員工,打造高標的醫療職場

在健保不合理的給付與造假第一的醫療評鑑壓迫下
其實台灣醫護與醫事人員所處的職場環境並不友善
加上長期廉價健保的影響
讓部分民眾將醫療視為理所當然的服務
各種醫療暴力問題層出不窮
基督教醫院面對這樣的現況
其實正是凸顯基督教醫院能與其他醫院不同的契機
基督教醫院應採取比其他醫院更高的人力配置標準
打造真正有醫療品質的醫療照護環境
而不是眾所皆知符合評鑑的虛假編制
基督教醫院也該對於醫療倫理有更高的標準
對於有違醫療倫理的醫護人員該以更明確的態度做處理
以確保每一位進到醫院的病人都能的到真正適切的醫療照顧

不會容易的 上帝也沒應允過這會是容易的

之前一位醫院的主管曾有感而發
他說在健保制度與台灣醫療環境的現況下
基督教醫院很難持續扮演好基督教醫院的腳色
這當然是不容易的
畢竟現在已不是過去宣教士的年代
現在不會有醫護人員願意領低薪並以一輩子的時間奉獻
然而
照顧弱勢者
為病痛的人提供全人的醫療
這樣的價值是不會變的
面對台灣醫療現在的困境
其實基督教醫院更該努力的去創造不同
不是形式上的
是真正在對員工照顧上做的更好
建立高標準的醫療職場來回應不公義的醫院評鑑與制度
同時也要能隨時成為最弱勢者在醫療與照顧上的幫助
不斷努力從最偏遠的社區中找到需要被幫助的
不讓所照顧的人中有人是孤苦無依的病逝
讓凡是被基督教醫院照顧過的
都能充滿喜樂與對生命有更多的期待
這才是基督教醫院跟一般醫院最大的不同

至少
我是這麼期待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