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諾X出境事務所 生命咖啡座談會

後山在成長 後山在門諾 後山的心情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123.001

沒有人願意拍攝以死亡為主題的戲劇

你有沒有在臺灣的電視台

看過任何一齣以死亡為主題的戲劇?

想很久想不出來嗎?

其實不是你想不出來

是根本就沒有

出境事務所的劇本八年前有誕生了

但一直到過了八年

才終於找到客家電視台

願意投資拍攝

讓這部具生命教育意涵的偶像劇能被看見

出境事務所這部戲的介紹是這麼寫著的

   在台灣,平均每四分鐘,就有人離開親友

   出境往另一個國度


  這是一群處理我們親友出境事務的工作者


  在看盡生死之後


  如何面對自己人生課題的故事


醫院安寧病房也是個出境中心

除了為往生者提供出境服務的禮儀公司人員之外

最常面對死亡的 

就是醫院中的醫護人員了

特別是安寧病房中

醫護.社工與心理師

每天都在面對生命的逝去與不捨

這也是舉辦這場活動的初衷

希望讓門諾人與出境出務我的編劇

透過對生命議題的思考與交流

談戲如人生與人生如戲的巧合

 
客家電視台的座談主持人
 
開場就用一句話帶出活動的核心
 
   出境出務所這部戲
 
  是希望讓大家正視死亡
 
  不讓死亡成為惡的循環而是成為善的祝福
 
每一段台詞都值得深思
 
主持人開場後
 
我們看了18分鐘的精彩片段剪輯
 
好多劇中的台詞
 
觸動到我的心
 
像是
 
有時候只是陪伴家屬就能感受你的真心
 
不怕,哭出來就沒事了
戲中提到四個人生中最難的功課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
 
是我父親在生前的最後一個道歉
 
他請我母親邀了他當年貿易公司的老闆來
 
在他們夫妻面前跪下請求他們的原諒
 
我長大後才慢慢能體會當時父親的心境
 
也更敬佩我父親道歉的這個舉動
 
因為  
 
道歉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個月我在臉書上看到一位年紀相近的朋友

突然的 

就離開這世間去當天使了

這件事讓我掛念了許久

她是否還有什麼未完的心願

還有什麼想說的話或想見的人呢?

我們真的不會知道生命何時會終結

所以在我們能享受生命的每一天

都應該要更用力的去愛身邊的人

不要給自己留下一點遺憾

精彩的座談激盪

在精彩片段後

分別又播放了三段劇中的個案

並以學習放手.措手不及的離去及創傷症候群三個主題

讓三位與談人分別分享他們的想法與經驗

 
呂蒔媛製作人分享中提到
 
她為何要以偶像劇的形式來拍攝這個主題
 
因為就是要讓大家用最沒負擔的方式
 
去體會生命與死亡
 
是阿,為何我們總要那麼嚴肅的看待死亡
 
為什麼不去更清鬆且更早的面對死亡
 
讓死亡的過程可以成為自己與所愛的人
 
一個充滿祝福的回憶
對於許多臨終病人的需要與心願
 
總是使命必達的門諾社福課冬梅課長
 
是我認識的社工中
 
對於病人與家屬最能同理也最願意付出的一位
 
她提到當面對到病人的離去
 
其實是非常不捨的
 
但是”捨得”兩字 有捨才有得
 
這也是她長期在安寧照護工作中很重要的體會


我的好兄弟俊宏醫師

分享了一位血液腫瘤科醫師最深處的自省

他說

最無法放手的其實常常是醫師

許多病人延長了的生命都在醫院中渡過

並且也很難擁有好的生活品質

因此他在這過程中也慢慢的學習如何放手

其中有一位他治療了三年半的肝癌病人

因為長期的治療已形同好朋友一般

他知道他能為這位病人做的都已經做了

已經沒有任何的治療與藥物能派上用場了

但他真的不知如何開口跟這位病人說

在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告訴他這位朋友時

病人很平靜的告訴他

醫師你都放開了,我當然也可以放開了..

聽著卓醫師哽咽的分享到這一段的過程

我可以想像當時他是多麼不容易做出這個決定

但是卓醫師最後也提到一個關鍵

那就是不管是什麼樣的決心

最重要的還是人的價值 

那才應該是醫療的核心與初衷

在兩個小時的座談中
 
有許多與會的人分享了很棒的觀點
 
或是提出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其中鍾英華醫師提出的問題我覺得最有意思
 
醫護人員在面對病人死亡時
 
到底該不該在病人家屬面前哭
 
其實,這個問題我覺得沒有標準答案
 
我認為,為病人的逝去而哭
 
其實也是一種陪伴的方式
 
醫護也是人
 
醫護的專業並不一定要將人的情緒完全掩飾
 
兩個小時的分享真的是意猶未盡
 
是個讓人難忘又收獲滿滿的夜晚
 
期盼未來有更多像出境事務所這樣優質的戲劇
 
也希望門諾能有更多像這樣跨界的交流與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