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選舉後 留下什麼?

後山愛臺灣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選舉是一時的

每當碰到選舉我們總能聽到這句話
然候 這所謂一時的選舉 卻能產生很多深遠的價值與影響
很多人只關心選舉的結果
然候我認為選舉的過程其實才是我們更該去重視與檢視的

不管這次選舉的結果為何
我認為柯文哲醫師將為臺灣的民主政治立下一個很重要的典範
就是以最高的標準來遵守競選經費使用上限的規範
並考量到募到的費用已超過使用需求後決定不再接受捐款
且決定要在選後將結餘款全部捐出

在柯文哲的官方臉書上是這麼寫的
我與團隊做這個決定,是因為我們相信:選舉經費下降,有助於台灣未來政治的清廉化。競選經費設立上限的法律意涵是為了公平選舉,其立法的目的是讓人民不因財力之不同,而有不公平的機會。這場選舉是一場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我們儘量在選舉的過程中就實踐我們所相信的價值。

我們常常抱怨候選人選後就忘了承諾與政見
但我們又是怎麼去看待候選人在競選過程的所做所為呢?
如果在競選過程都無法信守承諾
甚至無法將募款所得與使用明細透過公開的話
那又怎麼可能期待他在當選後能夠成為一個理想的執政者呢

我們都期盼政治能清明 但我們卻對很多邏輯上很清楚的問題視而不見
現在關於選舉經費的申報存在著制度上很大的問題
以2012年的總統選舉的選舉經費為例
英嘉配申報了7.5億 馬吳配申報了4.4億
這個數字有多不可思議呢?
17年前陳定南先生在省長選舉時選舉費用就申報了4.6億
連勝文在9月份光希望的種子廣告就花了8000萬
稍微想像一下選舉過程無數的電視平面廣告 各種大型造勢活動的動員
一場總統選舉怎麼可能只花費4.4億
然而我們就坐視這樣不合理的制度繼續存在 甚至連稍微懷疑都沒有

政治獻金與競選經費的申報重要嗎?
這當然重要 因為有太多的利益迴避的問題在當中
以臺北人感受最深的高房價為例
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 每當選舉
這些建築或仲介業者 從檯面上或檯面下提供給這些政治人物多少的政治獻金
所以為什麼我們總是看到各種政策都是對這些財團有利
而理當是監督者的議員們很多人居然也身兼建設公司老闆的身份
在這樣的情況下 我們怎麼可能期待一個對一般民眾有利的住宅政策與執行

每次當臺灣選舉完 我們就完全忘了要監督這些候選人
不監督他們是否有誠實的將競選經費申報
不監督他們是否真的實踐了所承諾的政見
只能不斷的對現況不公的埋怨
但是 這一次 我們有機會讓這個已被習已為常的惡性模式不再繼續下去

因為 當柯文哲先生成為臺灣選舉史上第一人
在競選中就主動選佈因為募款已超過使用的需求並停止接受捐款時
很多人就知道 他是玩真的!! 他不再像過去那些信口開河的政客一樣
也知道 臺灣的政治文化 將有機會提升到另一個更高的層次
這是我認為 這場選舉之後 留給臺灣最寶貴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