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工.零工.日領1200

後山社會學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最近因為走路上班

看了許多平常忽略的風景

也觀察到許多社會的萬象

連續三天早上我七點多經過一個地方時

都發現有一大群中年男人

或坐或站在一個只有椅子的店面像在等什麼似的

後來才發現原來那些都是在等著打零工的朋友

我在他們的臉上,看不到一個笑容

未曾有機會去做粗工或零工

但對於這個領域突然想要更進一步的瞭解

當我搜尋粗工或零工時 卻發現了不少讓人難過的新聞

如”為賺一千五 打零工養家中暑猝死

或是”2貧少打零工助家計 2米擋土牆塌1死1傷

另外也找到了見證零工盛衰紀錄報導

台北橋下等工 餓死也嘸人惜“|

 “臨時工絕跡! 日薪剩一千還慘遭抽成


雖然目前法律已通過 打零工也受勞保的保障與權益

但是我真的很懷疑有幾個打零工的朋友真的知道這件事


去一些討論區如Mobile01上面看相關的討論


就會發現零工與粗工的薪資也如整體社會薪資一樣持續衰退

而且如果加入派遣公司被等於是被再剝一層皮

所賺的錢要能夠維繫一般家庭開支真的非常困難

甚至常有月領的零工被跑路的工頭捲走整個月的薪水

這時我就想到 難道沒有一個機制或模式可以幫助這些辛苦人?

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我找到了社企流在去年的文章

是關於南韓去年立的「社會企業促進法」

該法中開宗明義將社會企業的目的定義為

「提供弱勢社會服務及工作」


法案中,弱勢族群指的是家計所得低於平均60%者、老年人、

殘疾人士、性交易剝削受害者以及長期失業者。不論是雇用弱

勢族群,或是提供他們服務皆可。一但經過審核認證為社會企

業,就能申請政府的補助;目前有提供財務、諮詢、或使用土

地等優惠。

臺灣若是也能有這樣的法令與配套

我想就會有可能出現

能以合理收費協助粗工或零工派遣的社企

同時也能保障他們在勞保與相關勞動法令上的權益

而這個社企的獲利,也能用於提升粗工與零工的工作技


讓他們能有機會獲得更好的工作而脫離粗工與零工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