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之外的境界:簡學義X林川森 大師對談

後山在成長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這兩年來我一直在進行跨領域的學習

因為我發現

跨領域的思考才能在多變及快速的時代中

更有機會找到趨近理想的答案或決策

這次在朋友的臉書上偶然看到

建築與創意大師對談的講座訊息

這時間又剛好人在台北公出中的空擋

所以毫不猶豫的就馬上報名了

聽一個講座可以很隨興地聽

也可以用有策略性的學習態度去吸收

我現在每一個有機會學習的時間都很寶貴(因為年少不努力)

所以我對學習必須做好更多的準備

簡學義建築師我過去對他的認識

僅限於知道鶯歌博物館是他設計的

因此我先找到了兩篇他的專訪

希望在聽對談前能對他有比較多的認識

第一篇是MOT/TIMES對他的專訪

主題:設計是去找到答案、去發現——專訪建築師簡學義

「設計剎那間就完成。」

這玄妙的說法是建築師簡學義對創作狀態的描述,他認為,當靈光在創作者腦中一閃而過,

作品就已完成了,而建築師則像靈媒一樣,將自身感受到的真實,透過設計縝密地展現出

來,這其中的每個階段、每個時間的切面則都要縱觀全局,一體地從開始連結到最後。

第二篇是遠見雜誌2005年2月號的專訪

主題:以石頭寫詩 簡學義的留白空間

簡學義在高三迷上物理,之後考上東海物理系,當他準備南下讀大學時,李德送了一套羅曼‧

羅蘭著、傅雷翻譯的《約翰‧克里斯朵夫》給他,由此,簡學義走入文學世界,又進入存在主

義和現代主義的閱讀門徑。

這兩篇的專訪都非常有意思

推薦朋友們可以點進去看

這個大師對談是由存在以先公司所舉辦

我覺得這真的是一間超級酷的創意公司

對創意與設計有興趣的朋友

也可以follow公司的粉絲團

當我踏進對談的會議中時
赫然看到桌上有一桶冰桶裡面冰著兩瓶酒
然後 座談就在大師與聽眾一起喝著白酒的狀態中開始了
(筆記:大師大部分都很內向 酒喝不夠說不出話來)
對談的主題是:建築的存在
對談第一階段:何謂存在

簡學義提到了西方哲學中的存在主義

他認為建築對他是個工作

同時也是他在探索生命的一個過程
設計與創造的工作 

最重要的在於如何與生命的存在之間有所關連

他大學時就在探索這個問題

課外的書看得比課內的書還多

他在建築的專業上成長都不是來自於專業的書籍

而是來自於各種對人生(存在)探索的過程

他舉了達文西的例子  達文西為了想要追尋許多的答案

因此從藝術.科學及哲學的角度去找尋

後世的人稱他是藝術家.科學家及哲學家 


然後對當時的他來說 他就只是不斷的在探索而已

我們都用有限的系統在運作

但人其實存在有一個無形的系統
最後簡學義下了個結語: 存在就是一種理想狀態的追求

在這一段對談中 林中森也提出他從創意人的見解
他認為經典的建築在設計時

建築師腦中想的一定是非常全面非常多元的


因此我們該追求一個全腦的狀態

全腦的狀態就是無我

也就是如何進入一件事前

無任何的個人立場.慾望與主觀,才能全面的了解


要進入森林或只是走森林的邊緣取決於能做到多麼的無我
他也用跑步來比喻創作

跑長跑都會遇到撞牆期,突破時就會天人合一

創意不是突然跑出來的  好的創意其實都是慢慢地長出來的

對談第二階段:用五個對比思考來談建築
天文學與微分子科學:極大與極小去看待建築
人腦與電腦:華麗的電腦繪圖還是用五官去感受建築
分別性與共時性:
理性與直觀:西方邏輯與東方的神秘力量的綜合體是什麼?
掠奪性與共生性:建築所帶來的到底是什麼?


這場兩個小時的對談

對我來說 是一種境界的學習

不是關於建築或創意的技術精進

而是理解兩位建築師與創意人的底蘊

從對談中了解他們處事與工作的人生哲學與思考模式

這種深層的理解真的是非常難得的學習

也再次讓我認知到跨域學習的必要性

若對簡學義建築師的演講有興趣的可以看下面的影片

這是他去年擔任幸福空間評審時的演講

他的主題是:對設計本質深化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