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成本應該回到實踐價值的初衷

後山在門諾 後山社會學
連竟堯
Written by 連竟堯
前一陣子聽一位同事的分享

她說她在某個長照相關的活動中

跟與會的教授專家討論某個議題時

冷不防被其他機構的人不經意的說了一句

妳不用問這個啦  妳們不是都要計算成本


這個妳們一定不會做的啦

那當下當然讓我的同事感覺很不舒服

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

反覆思考著

同時也讓我回想起大學時的一些回憶

大學念長庚醫管時有很多機會到長庚醫院各單位實習

坦白說我對於長庚在管理上的專業是非常敬佩的

不過一向就很不聽話的我

在大四實習專題時卻選擇到和信醫院

第一天就接受到與長庚完全不一樣的訊息

實習主管很明確的告訴我一件事

在和信裡面 “我們絕口不談績效”


後來在實習報告時

我們的報告更受到在長庚實習的同學們圍勦

覺得不談積效怎會有效率

這跟他們在大學四年所學的東西是背道而馳的


所以和信的模式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當然那時我的想法也太膚淺

以為醫療機構的管理


如果在成本上斤斤計較就很難有品質

後來自己因緣際會的到了花蓮門諾服務了13年

自己對於成本與價值之間慢慢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雖然一直不務正業 幾乎沒做過跟醫管相關的工作

但不管是在推動社區工作的那段過程

或是這兩年在公關及募款工作上的經歷

其實都經歷了不斷在成本與價值間拉扯的過程

一個以”為主服務”為宗旨的醫院該不該談成本?

當然該談 而且該認真嚴肅的去談

因為若營運上發生問題

又要怎麼去為主服務,幫助弱勢者?


但是該談到什麼樣的程度

怎麼樣做到在維持營運的同時

又能不忘初衷的去做該做的事

確實反而是非營利組織在管理上最大的難題

相對的

一個幾乎完全以募款或委託案為經費來源的機構

該不該重視成本呢?

答案也是很明確的

因為善用每一分錢

才是真正對得起每一位捐款者的作法

至於到底在募款型的非營利組織裡

該怎麼在營運及落實使命中取得平衡

我自己的想像是這樣的


在每年的年中由下而上的做機構願景的發想

透過活動或課程

讓組織中成員再一次理解機構的使命及核心價值

接著共同的檢視機構的短中長期目標並確認下來

然候各單位就能依這目標去擬定接下來的年度工作

在年度工作的規劃中

以類似平衡計分卡的概念


讓各單位都要去發展出能落實核心價值的工作

同時該工作還必需是能有效評估的


若這些落實核心價值的工作經費需求超過營運的規劃

則另外規劃以募款或運用基金的方式來執行

這個過程並不容易

但我認為這是一個有使命的非營利組織
一定要去克服的困難

因為唯有如此

才能讓組織始終走在初衷與正確價值的道路上